尴尬陈

愿你一心向善🌷

【巍澜】赵云澜写给沈巍的一封情书

  背景:剧版镇魂结局,赵云澜入了镇魂灯。

―――――――――――――――――――――――
  嘿,沈巍,好久不见。
  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你可能不大理解这句话,其实我也曾给你写过很多封信,可是我这里太偏僻,一封都没寄出去,只能写完了自己反复地读。但是如果这封你收到了,不用给我回信,因为我很快就要离开了。
  我很想你,每一刻都想。镇魂灯里似乎没有时间观念,我无从得知我已经在这儿度过了多少天、多少个月,也可能几年,这里有的,只有无尽的虚无。不过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只告诉你哦。镇魂灯里其实也没有那么无趣,这里就像一个梦境一样,只要是我想要的,分分钟就能变出来。所以在这里,我也有了一个家,和我们的一样,甚至连床上的褶皱、淋了雨的外套、还有你剥的橘子,都没有变过,只是很可惜,我变不出你来。
  你说过,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可是这一次,我恐怕要毁约了。在这之前,我去找过你,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根本哪儿也去不了,在虚无的世界里奔跑只能是原地踏步,你不要怪我。我也想像过无数种我们再次见面的方式,甚至把每一种都记在了本子里,闲的没事的时候就把它当本情爱杂志什么的来读,你还别说,因为这个,我的文笔提升了不少!不过,你要是也能看到就好了。
  最近我变出东西来的能力越来越弱了,身体也越来越透明,我想我大概是要消失了,之后去哪儿呢?我也不知道。我不奢望自己还能变成人,只是想着如果能做你手里的一支笔、杯里的一片茶、或是吸入的一口空气,那我该有多幸福啊。若是能离开这破灯,我就有千千万万种找到你的方法。可是我们这样被天下苍生束缚着的人,也许注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吧。
  你千万不要为我伤心,我欠你的太多了,如果消失之前还弄哭你一次,那我真是死也不能瞑目了。轮回里最后一次见你,我知道你一定会去转世的,到了奈何桥之后,你要听话,乖乖喝了孟婆汤,把上一辈子不开心的全都忘掉!还有啊,来世别再做什么黑袍使这样麻烦的人物了,你就做个比小郭还普通的凡人好了,最好是个小透明!这样的话,一来,你活得也舒坦;二来,就是我的私心了,我还是不希望你被什么人看上,做了人家手上的宝,所以,下辈子你就别长得那么好看,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贪心!
  还有,你这个人吧,特别喜欢等人,光等我就等了一万年,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儿?我可告诉你啊,从今往后,你要是再遇上一个让你等这么久的人,千万别跟他废话!就算他有我这么帅的脸蛋也不行!这种人就是人渣!就是混蛋!你就该一巴掌扇他脸上然后跟他说拜拜!记住没?
  沈巍啊,如果你还能见到大庆跟祝红他们,麻烦你告诉他们,让他们别再记挂着我了,跟着我这么个泼皮处长,这些年来也受苦了。告诉他们,以后太危险的案子别再接了,现在我就想他们好好活着,一个也别给我出事儿!也别跟以前一样懒散、玩儿心那么重了!不然再惹了什么事,这次可就没人护着他们了。还有啊,见着他们,让他们好好关照着你。我知道你不太喜欢祝红,可是也只有他们跟了我这么多年,他们护着你,我多少放心点儿。
  我已经没多少时间写信了,很快我的手就拿不住笔了。不过也好,我这样的人吧,整日闲散游民似的呆在这镇魂灯里,也是浪费灯里的氧气,兴许没了我,镇魂灯反而可以燃得更久呢?以后除了大庆他们,也就没人记得我了,过不了多久,也许你也要把我忘了。这么想想好像不是很值啊,美国队长钢铁侠他们拯救世界还能被世人铭记、演个电影啥的,我怎么就连个印象都留不住呢?唉,可能是上辈子造的孽太多,做一次老好人,当还债了吧。
  沈巍,我还想再叫叫你,你的名字真好听,这个我从来没跟你说过吧?昆仑君那会儿我还挺有才的嘛,给你取了这么个好名字,让我至今连一个笔划都舍不得忘。可惜,来世你大概就不叫这个名字了,希望你仍然有个沈巍这样的好名字。其实也无所谓,我要是在的话,你叫什么,我都会特别喜欢的。
  我是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你。
  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
  只能再见了,愿你来世平安幸福。

【巍澜小段子】
  甜饼段子第三弹,依然食用愉快~🙆

【巍澜小段子】
甜饼段子第二弹~🙆第一弹地址见评论。
嘻嘻食用愉快~~

【巍澜小段子】

就是几个甜饼小段子,绝对无虐请放心食用🙆

错过【狼队】【刀中糖,请放心吸食】【小短篇】

  那个男人在这儿坐了有七八个小时了。且连续不断地喝酒,不说一句话。
  他感到好奇,于是问酒保,那人是谁,为何与这里喧嚷的气氛如此格格不入。
  酒保说,他是在纪念。
  那个人名叫罗根,因为他的变种能力,没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久,多少次被伤透了心。
  他曾是风光的金刚狼。可他经历了一些事。
  听人说,他曾爱过一个人,爱的很深很深。你若是去问他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他会像背九九乘法表一样流利的说出每一件关于他的小事,眼中深情难掩。可当他说完这些,又会换上一副平静的面孔,遮掩着的是刺骨的伤痛。
  那人抛弃他了。
  人们说,他的情人叫斯科特,曾经名震四方的X战警队长。却在一次战争中,不幸牺牲了。一个喜欢他的红发女孩哭得很惨,而罗根不发一语,懊悔淹没了他的大脑:
  他怎么就没能救他。
  听完酒保的叙述,他点了一瓶冰啤,坐到罗根对面的位置上,为他倒满一整杯啤酒。
  对方一口气喝光了,他便再倒。
  “我很抱歉,关于斯科特的事。”
  罗根没说话,继续喝着杯里的酒。
  “也很感动。真的。”
  罗根抬起头来看着他。
  “说实话,我比他们知道的更多。你活得有一阵子了吧?”
  罗根不再喝酒了,于是他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斯科特并没有死,是吧?”
  “你救了他,用冰将他封住,并四处传播他已离世的消息。”
  “只为保他远离硝烟。”
  罗根又要了一瓶威士忌。
  “接着你去看他了。”
  他拿出包里一份早已泛黄的报纸,将其中一个版块指给罗根看。
  那是关于金刚狼消失的一个话题。
  “你是在守护他。而且守护了整整一百年。”
  “没有赞扬,没有回报,离开所有所爱,只为一个至爱?”
  “你有多爱他?而他现在又在哪儿呢?”
  罗根灌下那一瓶威士忌,接着说道:
  “他不该在我身边,我把他交给另一个更能胜任的人了。他爱她。”
  “他确实爱她,可他不该爱她。”
  他摘掉帽子,露出一头亮丽的棕发。
  “骑士从来都该得到回报。”
  罗根愣住了。
  然后他笑了。
  用最温柔的语气唤他:
  “斯科特。”

【狼队】logan不高兴(一发完)

这大概是一个极小的短篇,但是个甜饼嘻嘻。
-
-
logan最近很不高兴。
scott和别人聊天,他不高兴。
scott对别人笑,他不高兴。
scott教学生解题,他不高兴。
甚至scott对别人打个招呼,他都要不高兴了。
logan真是个怪胎。scott想。
尤其是,每次logan不高兴,还非要偷自己心爱的小摩托来发泄。
那logan就是个有恋车癖的怪胎。
这天,Jean来找scott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满,logan最近情绪变化的厉害,一不高兴就用爪子挠树,然后胡乱给学生布置一堆作业,害的学生们都来找她抱怨。而scott也很纳闷为什么logan最近这么奇怪,打算去和他谈谈。虽然整个泽维尔只有scott自己不明白logan老师情绪变化的原因。
正好这天,教授安排他们俩一同出任务,scott觉得这是个谈心的好机会。
但是这天logan心情意外的好。
好吧。
要怎么开头才不显得尴尬?
-
“logan。”
“嗯?”
“你生个气我看看。”
“。。。神经病。”
-
-
“logan。”
“干嘛?”
“你有没有觉得心情郁闷,十分低落消沉?”
“没有。”
“哦,好吧。”
-
-
“logan。”
“又怎么了?”
“你今天为什么不生气呢?”
“瘦子你今天什么毛病?”
-
-
“logan。”
“你到底……卧槽@&#@&#……”
老狼莫名被镭射,并且觉得自己很委屈。
“现在生气了?”
“。。。操你妈,没有。”甚至有些小兴奋。
“算了。我直接跟你说事吧。”
你他妈早这样多好??
“大家都说你最近情绪有点不对头。”
大家说??你自己看不出来?
“我打算跟你谈谈。”
不谈,滚。
“能说说你最近为什么总是不高兴吗?”
“因为你有病。”
干嘛?总不能直接说什么因为我吃醋了这样的话吧?显得金刚狼很小家子气。
最后scott把手移向眼镜旁的按钮,再次送了金刚狼一发镭射。
爽。
当老狼被轰到树上时,逛街回来的Jean路过scott。
“呦,scott,你在……开导logan?”
“是的,比想象难点儿。哦对了Jean,晚上有时间吗?我这儿有些学生的论文想让你帮忙整理。”
“没问题。”Jean转过去看了看仍靠在树上盯着他们一举一动的醋狼,果不其然,下次和scott说话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
Jean快步离开了,logan则迅速走回到scott身边。
“你怎么又生气了,logan?是因为我刚刚的镭射比第一次狠了点吗?”
天哪,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到底怎么了?”
“……”
logan实在忍不了scott低情商的样子了,他索性直接吻了上去。
“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scott,你明白吗?因为我喜欢你。我不喜欢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不喜欢看到你对别人那么好,因为你每次一副对我讨厌的要死的样子,对别人就那么温柔,我喜欢你,但我讨厌这样,你明白了吗?”
scott愣了一下。
哼,也许对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来说信息量有些大吧。
logan正打算转头离开,却看到了scott难得的温暖的笑。
“蠢狼你今天什么毛病?
你也是对我很特殊的人啊。”
-
-
嗯,这确实是个谈心的好机会。
-
还有,
-
logan很高兴。
-
-
the end.

【福华】《My friend,my love》

“我很高兴你能来拜访我,我的老朋友。”
雷斯垂德打量了一下前来迎接自己的人,回答到:“很高兴你居然会把我当朋友,看来这段日子里你真的变了。”
“谁不会变呢?”夏洛克招呼客人坐下,并为他倒了一杯咖啡。
“夏洛克,谁给你教的这些?这简直不可思议!”
“是吗?”夏洛克报以和蔼的微笑:“我倒不觉得。”
“哦,亲爱的朋友,你应该想想你过去是多么令人讨厌,这应该算是一种飞越式的变化了。是什么让你改变的?嗯?”雷斯垂德笑着喝下夏洛克给的咖啡。
其实他有点不安,有什么能让夏洛克变成这样呢?他一定是经历了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老兄。我什么都没经历,就是学会了一些事而已。”
雷斯垂德已经习惯了老朋友的这种敏锐的观察力,他放下咖啡杯,说道:“我还以为华生不在以后你会难以习惯这种生活呢,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
夏洛克没有说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微妙的情绪,犹如碧波里一丝淡淡的波澜。
接着他开口:“起初是不习惯。”
“后来我会天天想他,想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次情绪的波动,久而久之,我就记下了约翰纠正过我的每一个错误,等我改变了,我也就不再是那个福尔摩斯了。”
“他是我这一生最棒的朋友。”
来客惊讶地瞪着双眼,眉宇之间却透着担忧。
夏洛克,你这是何必呢?
夏洛克轻轻地接下去他的话:
“My friend,my love.”
-The end.

【福华】【X战警:逆转未来】伪预告《The last day》

夏洛克不想失去他。
但是事实就在那里,令人心碎。
他试过所有的办法,可笑的是作为夏洛克他甚至看过了有关巫术的书。
都是徒劳。他这样想。
但是他不想放弃啊,他不能,绝对不能。
因为他没胆量,没那个勇气,去面对现实。
-
“泽维尔教授,你能帮我吗?”
他选择了变种人这条路。他无可奈何。
“我不行。”面前的人说到:“也许我的学生可以。”
-
“你只有24小时的时间。”
……
“另外,因为你是普通人,没有痊愈的能力……”
……
“24小时后,你会灰飞烟灭。”
……
“还要继续?”
-
感觉很奇怪。
好像在梦里。
不一样的是,他醒不过来了。
-
那人朝他笑笑,“你好,”
“我叫约翰 华生,你叫?‘’
而他的笑容较那个金发小医生复杂了许多。
怎么说呢?
初次见面?还是好久不见?
“我想你还是别知道的好。”
-
其实约翰早想问他了,这人为什么今天一直缠着自己,而且不说缘由。
“你到底要干什么?”
还是那句话。
“不说的好。”
“还有,明天起,离开这里,我给你买了机票,两张,你还可以带一个能和自己终老的人。”
后面这句话说的异常心酸。
还好那人蠢,听不出来。
-
夏洛克目送着飞机离开。
上面有他。
和他的伴侣。
那才是他的生活吧。夏洛克想着,他没办法改变未来,要让约翰安全,他只能让他离开自己,或者说
从未遇见过。
他打了一通电话。
“嘿。”
“嗯?”
“我叫夏洛克。‘’
他似乎都能听见他在飞机是微笑的声音。
也好,
最后一次笑给我听吧,约翰 华生。
挂机前他又加了一句:
“别记得我。”
……
这是他和夏洛克第一次见面。
却是夏洛克和他的最后告别。
消失的时间到了。
再见,约翰 华生。
-
10年后。
报纸上写满了一个叫做夏洛克 福尔摩斯的名字。
约翰看着这个人的故事,心里想:这个人一直是一个人,不会孤单吗?
无意间好像记起了某个人。
是谁呢?
不记得了。
她的妻子回过头,问他那是谁,报纸上的人。
“一个老朋友吧。”
这样也好。
the end.